草莓牛奶承包商

银高
银时晋助双担,他们一级棒
我我我加油开学也努力码字吧!

【银高】高杉大了也会十八变

要开学了就良心发现码了点字😂
一个小脑洞
预祝银高日快乐!














坂田银时是歌舞伎町少有的良民——他本人是这样说的,脚搭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手里只要有了《少年jump》,死鱼眼的视线也就算是黏在上面了。

“现在这世道猩猩都拿笔杆子画漫画了,幕府也裁员得厉害,阿银自主创业容易嘛,踏踏实实的做小本买卖,童叟无欺。没事打打柏青哥,赌赌马,长期致力于为广大赌民捐赠衣服裤衩......啊裤衩我还是自己留着吧。瞧瞧,还有比阿银我更良的民吗?”

新八拿起扫帚开始他任劳任怨的一天,顺便回头扔了个白眼,以表鄙视:“以madao度作为标准,阿银的确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良民了。这论调都说过多少遍了啊,我都懒得槽。今天小神乐出门前说最近屋里蟑螂猖獗,我打算待会儿来次全面杀虫。阿银就随便在哪儿呆会儿吧,留屋里碍事。”

“不过是副眼镜架子口气可真大,要在歌舞伎町生活就要有和小强......”银时一顿,脑子里布满巨大型外星生物,默默咽了咽口水,“冰箱里没有草莓牛奶存货了,我出去晃一圈。啊新八,反正没什么生意,你做完就可以回去了。”

在歌舞伎町这条鱼龙混杂的街道上,或许开着万事屋,连逮小猫小狗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接的坂田银时的确算得上是良民了,只不过他作为真选组重点怀疑对象一时半会儿是洗清不了嫌疑的了。

原因是他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过去,以及那些不知何时就会冒出来的故人,而且最近被这些故友找上门来的次数还不少。

“这不是银时嘛!”

杂货店前站着一对奇怪的组合,是和银时那理还乱的过去牵扯不清的故友之一,桂小太郎,以及他的外星宠物,伊丽莎白。

“好久不见了,正想去万事屋拜访你的。” 桂自顾自地说,“怎么了银时,出来买东西吗?美味棒要来一根吗?玉米浓汤味。”

“来个甜味的。”银时绕过他们去隔壁买了草莓牛奶,“你这恐怖分子干嘛要像个普通百姓一样来串门啊,拜托有点通缉犯的自觉,阿银我可是良民呢。”

 银时说完转身就提着草莓牛奶走,一个眼神都懒得给那对组合,桂倒是自觉的跟上了:“抱歉,今天我只带了玉米浓汤味的,因为玉米浓汤味的美味棒才是最美味的。银时,攘夷派的同志都很期待白夜叉的回归,欢迎庆典随时都能举行的。”

“关我啥事,死了这条心吧。我说假发你啊,与其想着来拉我入伙,不如去进行攘夷活动怎么样?成天在街上晃悠还打工是你该做的吗,恐怖分子失职哦。”

“你果然还是很关心攘夷活动嘛!还在等什么,现在加入连998都不要哦!还有不是假发是桂!”

“闭嘴假发!给我300元我都不要。”

“不是假发是桂!话说你这是去哪?这不是回万事屋的方向吧。”

“我家小鬼除虫中,我绕一圈再回去。”

“太软弱了!银时你这家伙在歌舞伎町住着也不是一天两天,现在倒是怕起虫子来了,以前你不是还能面无表情地在高杉脸上拍死一只飞起的蟑螂吗!”

“烦死了,你对小强的潜力根本一无所知好不好!”银时抖了抖,暗道拍死飞到高杉脸上那只蟑螂真的就是一场误会,他只是当时年少无知被会飞的蟑螂吓到伸手一抽,然后就抽了还没反应过来的高杉一巴掌,事后还被追杀了很久……

两个人一路上东拉一句,西扯一句,眼见着就要绕回万事屋了,银时还是没搞清楚桂到底是来干啥的,桂这个电波自己早就忘了这回事也说不定。这条道人不多,如果是常住户,一眼望去大概街上没几个不认得的,于是外来人口就会显得特别扎眼。

银时盯着前面突然不是很想走了:“总觉得……前面那个卷毛傻大个浑身都散发着傻气,很眼熟很不想接近他。”

“银时?”桂跟着也站住了,随着银时的视线看去,他嚷道,“这不是坂本嘛!”

不远处正挠头犯难的男人闻言惊喜地回头,鼻梁上架着的那副墨镜没给他增添一点儿严肃气息,他大踏步地过来,声音大得像个喇叭:“啊哈哈哈哈!金――时!假发!真是好巧!”

坂田银时的故友之二,坂本辰马。

银时皱起眉头嫌弃道:“啊吵死了。”

桂问道:“不是假发是桂!怎么了坂本,你也来找银时?”

“是啊!可是怎么也找不到金时的那个万事屋阿金啊!”坂本回头看了一眼万事屋,凑近了银时作耳语状,“金时啊,那个万事屋阿银,是跟你抢生意的家伙吗?名字那么像,他的店面也比你的显眼,不太妙诶。”

“不太妙的是你这混蛋的脑袋吧!金和银这个梗你要玩到什么时候?金时什么的就让他在源外老头的工厂那儿永远做个不见天日的下手吧。”银时把坂本的脑袋推得老远,不得已还是抬脚往万事屋的方向去了。

不管走得多慢,万事屋还是到了。银时在自家门前站定,身后当然跟着桂和坂本,他回头看他们,眼中的逐客令是显而易见。

可惜他的两个故友似乎都是睁眼瞎。

“万事屋阿银原来就是金时你啊,可为啥要故意搞错名字?自己的名字要好好珍惜哦!”坂本上了楼就左顾右盼地没个消停。

“是啊,话说的很棒,你什么时候自己践行一下?”

“啊哈哈哈哈金时你说什么呢?”

“怎么了银时?”桂见他迟迟不进门,问道,“门锁了没带钥匙?”

“我看着是会犯那种低级错误的人吗?”银时叹了口气,迅速拉开门,闪身进去后又试图迅速关上门。

“啊等等!太狡猾了吧!银时你是不是想把我们关在门外?!”桂义正言辞地叫着,他的半个身子卡在门口,正好挡住银时试图关上的门。

“啧,可惜!”银时看希望落空也就放了手,不再阻拦,径自回屋了。

“一点都不可惜!”桂气呼呼地进来,“你家小鬼不在吗?”

“神乐出去玩儿了,新八的话我给他放假了,反正也没什么做的。”银时瘫在沙发上,后面跟着进来的两人也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他对面。银时看看他们,说:“说吧,一个个的都来干嘛的?尤其是假发,最近总能频繁地见到,先说好,我这可没啥能招待你们的。”

桂和辰马相互看了一眼,笑了。坂本说道:“别这么冷淡嘛,好不容易知道你住这了,作为老友不常来看看怎么行!”

桂接腔:“是啊,朋友要好好珍惜的!平常聚在一起唠唠家常什么的都是重要的日常哦!坂本最近有啥新鲜事吗?”

“我啊?在宇宙行商倒是什么事都见得到。上次的客人说被那个宇宙海贼春雨找上了,我看他鼻涕眼泪流得太可怜就答应给他赊账,结果陆奥差点没把我打死。”

“春雨啊,说起来我和银时都跟这个海贼有点过节,高杉那个家伙如今也在那儿。”

“果然是啊!”坂本激动地一拍大腿,“我那个客人说有个武士率领了一支名叫‘鬼兵队’的部队投靠了春雨,颇受重用。我想能取这样中二名字的不会有第二个人了吧!”

“嘁。”银时忍不住刺那个中二,“那家伙从以前开始就对自己取的这名字执着得要死,真是像小鬼一样。”

“啊哈哈哈哈金时还是这么爱针对他啊。后来我还听说春雨这次没在宇宙呆多久就来了江户,所以我就来见见银时。”

桂点点头:“这个我也听说了,刚刚还有志士同我说似乎在歌舞伎町也见到了高杉,我也想着来万事屋看看。果然坂本和我想的一样啊。”

银时看那两人默契一笑,眉头抽动了下两下,默了会儿道:“所以,为什么都要特地跑来告诉我?我现在一点都不想攘什么夷,他是罪犯我是良民,是一点边都不靠,别说什么昔日的战友了,上次见面还是要互砍的关系,现在一个个都来告诉我他的行踪是要我干嘛?我对他要和幕府还是谁玩什么躲猫猫完全没兴趣哦。”

“诶?”坂本有些惊讶,“你们又吵架了?”

桂回答他:“上次见面的时候没谈拢,我和银时还说了下次要砍他的话,这次吵大了。”

坂本挠挠头:“很复杂的样子啊,啊不过金时和高杉本来就不是能心平气和相处的人,可假发也跟着吵不就没人劝了嘛!和金时你谈高杉那是习惯了,以前不都是金时你开口问的嘛。”

桂笑了笑:“习惯可不会那么容易被时间冲淡的呢。”

那是攘夷战争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他们四人各自领着自己的队伍,在攘夷军里都是赫赫有名的角色。而作为队长的他们战术分歧有时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银时和高杉两人,经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最厉害的一次两个人从营地前闹到营地后,吵得不可开交,高杉一气之下独自带领鬼兵队的十人小分队去敌营侦查,等银时他们回过神来赶去支援的时候小分队的人已经阵亡了四个,剩下的也是勉强支撑着,高杉更是因为着力保护部下已经意识不清了。

那场仗胜是胜了,高杉却伤得不轻,被救回来后昏迷了一周,醒来又在床上过了大半月,战时的大半月可不好过,高杉躺了没几天就拖着身子要出战。银时开始红着眼睛守了高杉好几天,看人醒了后也没说多过分的话去找茬,每天也抽空子会来看几眼,有时候高杉醒着,他就勾着嘴角故意逗他两句,有时候高杉睡了,他就在床边默默看他一阵子。

高杉闹出阵的时候大多是银时给按回去的,接着就吵了个天昏地暗。于是那段时间高杉一旦不见踪影银时就到处状似不经意地问“那个自不量力的矮子又跑哪里躺尸了?”,桂和坂本看破不说破,只是桂有一次笑道:“别看银时老和高杉吵,脸上一副相性不合的样子,恐怕心里倒是最担心高杉的那个。”

当时的银时迅速把头别过去了,口气也很是暴躁,却隐隐地有种窘迫感:“哈?!假发你的脑子终于坏掉了吗?!”

桂和坂本都在暗地里偷笑,明面上没同他杠,每次也都如实汇报,时间一长还被银时问成了习惯,直到那大半个月过了,高杉又能活蹦乱跳地和银时闹腾了,银时偶尔拿卧床的事调侃高杉时,他俩还是条件反射地把高杉的行踪一本正经地报出来。

现在看来,他们似乎还留着这习惯。

银时“啧”了一声:“明明就是两个脑子里没啥东西的笨蛋,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倒是记得清楚。”

“同伴的事怎么能是小事。”桂皱眉,“虽然现在和高杉是彻底成敌对关系了。”

坂本看了看他们,摸着下巴说:“我觉得没事的,你们吵架一向雷声大雨点小,不管怎么最后还是会莫名其妙的和好啦!”

银时和桂都没接话,坂本咋舌,在连他都觉得空气愈发沉重的时候银时叹息般的嘟囔了一句:“真的,那家伙越变越疯了,以前好歹还有那么点正经的总督样子,还挺可爱的……”

“就是!”桂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只不过十年,那家伙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嘛,从表情到衣服,完全就是另一个人了!”

“除了他的身高以外。”银时补充,“真的,他是看了哪里的中二漫画,张嘴闭嘴就是毁灭世界,还一脸鬼畜表情,小型犬凶起来也变不了巨型犬啊,他又不是定春。果然就像那什么俗语说的一样,女大十八变?”

“不银时,高杉也不是女人啊。”

坂本想象了一下,突然被逗笑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啊,我记得高杉还是个挺热血的家伙嘛。”

“热血?啊他看上去是挺热的。”银时去拿草莓牛奶给自己缓缓,“成天不好好穿衣服,敞着胸膛叼着烟杆的,以为自己是打哪个来的风流公子吗?”

桂也直点头:“不得不说高杉的衣品简直是180℃旋转变化了。”

“风流公子?”坂本有些蠢蠢欲动,“高杉也终于成了花街常客?那下次见到了还能请他去花街逛逛了!想当年他还被姑娘吐槽无聊呢。”

银时扼腕:“是啊!比起现在他以前还是个纯洁到无聊的少爷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也没什么不好嘛。”坂本站起来抱胸大笑道,“这也是成长!花街是个好地方,但是我现在钟情阿良一人啊哈哈哈哈哈哈!说不定高杉来歌舞伎町也是去微笑酒吧――”

坂本的大嗓门戛然而止,他低头,胯间多了一柄亮锃锃的刀,咽了咽口水,他的嘴角僵在大笑的弧度:“我这是,在,在做梦吗?我的第三条腿下面多了一把漂亮的刀?”

桂瞪大了眼睛看那把刀,颇为眼熟,刚想和银时说什么就看到坂本白着脸往他这边倒,他只好赶紧扶住人提醒:“喂!坂本,你要是倒下去了幸存的第三条腿又要面临危机了啊!”

银时也在盯着那把刀,桂想说什么他也猜到了,银时起身抽出刀,也不管坂本被他吓得跳起来,走到窗边细细找了找,果然在某个小巷子里看到了正转身远去的身影。银时突然心情好了不少,把玩着刀柄,故意大声地说:“玩躲迷藏还敢出来晃悠啊,轻视游戏规则的后果很严重哦,被发现也没关系吗?”

高杉并不想和身后那个正看着自己的家伙对视,恍若未闻地向前踏着步子,嘴角却一点点地勾起来。

那你倒是来找找看啊,笨蛋。

END


以前说过的脑洞终于码出来了,夸夸我嘛 @养乐多承包商

评论(10)

热度(51)